Quinn Cho

在谄媚的世界中做一个骄傲的人。

【叶翔】Golden Age 三

#时杂主编X模特

#写这题材就为爽,没大纲,写到哪算哪

#文中带下滑线的链接真的可点,也建议各位点开链接看一看听一听再继续看文,这样脑补的空间会大一些

#之前发的文后来在一些细节上都有做过修改,嗯如果觉得有莫名其妙的地方不妨再去翻翻前文,如果找不到答案的话麻烦各位留个言,那大概是我的Bug,需要做修正的

#副CP啥的...你猜?[坏笑]

#本章地域设定依旧和原文相异,依旧鞠躬感谢点心点手评论的各位


前文: 





4.

孙翔忙完了几个品牌站台活动和杂志拍摄任务后,经纪人给了他一个十天的小假期。

从做模特开始,他就从家里搬了出来,在东城区那边找了个高层公寓开始了独立的生活。趁着假期,前几天孙翔回了趟家和父母吃了次饭,本想在家呆几天,最后受不了妈妈的唠叨还是溜回了自己的公寓。

 

在经纪人无数次不许熬夜不许胡吃海塞的警告下,他不得不在假期中依旧保持着健康的作息。这几天除了固定的健身时间,其余空闲孙翔基本都摊在客厅里的沙发上度过了。

刚看完一部电影的孙翔放下手里的iPad,望着干净的天花板。

半个月前BV的宴会之后,季勋然没再约他出去过,看来是想彻底和自己切断联系了。

孙翔对同性恋没什么偏见,虽然没试过,但他觉得自己也不是接受不了男人。客观来说,季勋然是个优秀的人。他相貌堂堂,衣品出众,又是大刊主编,可惜这些都不足以吸引孙翔。特别是在季勋然追求他时,孙翔最讨厌的就是对方太过想当然的样子。季勋然妄图用利益关系绑住他,他单方面想给予孙翔的那些反而是被追求者最不屑的东西。因此,生活里突然没了这个纠缠自己那么久的人,孙翔心里虽然多少会有点空落落的,但也不至于寂寞难过,毕竟他也少了个大麻烦去应付。

这么想着的他眼前突然浮现出另一个人的脸。

 

孙翔从初中开始对时尚感兴趣,对这个领域接触很早,所以当年叶修的光辉事迹他是清楚的,但他也并没有对叶修投入太多关注,所以他并不知道这位原本就很少在媒体露脸的主编长什么样,心里只留下个对方在时尚媒体行业是个大拿的印象。后来做了模特,比起时尚杂志主编,他更经常与各个品牌的设计师打照面,最终才导致那天他对于那个笑起来带着点无辜的下垂眼男人就是时尚界传奇人物的事实感到吃惊。

同样都是大刊主编,在孙翔心里叶修可比季勋然强太多了,至少他觉得比起季勋然,叶修更加有趣——换言之,他更有冲动去了解这个他无法用区区几个词汇去概括的男人。

叶修这个人,看起来漫不经心,从他的言语行动中却能让孙翔莫名感到精明。说他事故,但他在时尚界的种种表现又相当有个性,为人处世时有棱有角。尤其是在车里他和叶修的那段对话,他听着叶修冷静地道出这个世道的真相,却又能隐隐察觉到在这些冷静话语下叶修的内心并不如表面那么平静,他能从叶修身上得到共鸣,这也是为什么即使叶修说出那样的话他也不如厌恶季勋然那般讨厌他的原因。叶修像个万华镜,从不同角度看到的是不同的他,而这样的他太能引起孙翔的好奇心了。

 

突然震动的手机打断了孙翔的思绪,亮起的屏幕上显示的是唐昊的名字。

唐昊是他为数不多的交心朋友中的一位,而且经历也是颇为神奇。因为身高优势,唐昊高中时在很多杂志做过平面模特,后来觉得模特没意思,就没把这个当成主业,上了大学后一心投入到乐队中去了,现在在国内超人气乐队Fire Guns中担任贝斯手。

孙翔的手指在屏幕上滑动,接通了对方的电话:“干嘛?”

“孙翔你这几天在家呢?”

孙翔突然想起来自己刚放假的时候有发过条朋友圈,大意为放假求约,唐昊还点赞来着。

“是啊,怎么,找你翔哥玩啊?”

“翔儿子乖,快来找爸爸。”

“你滚!翔爸爸没有你这么不孝的儿子。”

电话那边的唐昊骂了个脏字:“你快来啊,我们都在练习室等着你呢。”唐昊口中的“我们”指的是包括他在内的孙翔那几个交心的好朋友,“练习室”指的是Fire Guns所在唱片公司华宇给他们安排的合奏的地方,孙翔之前也去过几次。

“知道了知道了,一会就到。”说完,孙翔就挂了电话从沙发起身,朝卧室走去。

 

5.

刚一推开练习室的门,迎面而来几个人就一起扑到了孙翔身上。

刘小别使劲挠着孙翔的腰让他不得不弯下身来,邹远顺势跳上孙翔的背,两臂圈着他的脖子,唐昊见势便伸出胳膊将孙翔的脑袋夹在腋下。孙翔被他们闹得重心不稳,一下子倒在地上,连带着身上挂着的那几个人都窝成一团摔在了地上。

“快起来快起来,别弄坏了爸爸的造型。”被压在地板上的孙翔大吼着。

 

今天孙翔穿了件黑色皮衣,金色的铆钉在皮衣领部镶了一圈,皮衣袖口处分别缝制着装饰用的拉锁,皮衣里的白色体恤起到了提升整体造型的Tone的作用,几条长短不一、带着十字架和手枪吊坠的金属质感的项链层次感十足地挂在颈部。他下面穿了条深灰色紧身破洞牛仔裤,黑色高帮系带大头皮靴紧紧裹在他的脚踝处。金色的刘海被他不对称地分开,露出饱满的额头与剑眉,不羁的样子一眼看过去比地上那几个T恤牛仔裤加帆布鞋的还像玩乐队的。

“哎呦孙翔,你丫身上长刺了啊。”刘小别捂着脸坐起身来,看来是被孙翔衣领上的铆钉给扎到了。

“哈哈哈你活该!”孙翔也爬起身,指着刘小别的脸幸灾乐祸道。

 

孙翔和唐昊刘小别邹远四人那是打小一起玩一起挨打一起长大的情谊。这几人小时候是在同一个大提琴培训班认识的,那会儿的他们调皮又好动,上蹿下跳根本没办法坐在教室里好好拉琴,而这么做的后果就是几个人回家以后都受到了或巴掌或教鞭的洗礼。第二天几个孩子再见面互相一说发现,巧了,都被揍了,于是同病相怜的他们就这么扛着大提琴开始了他们革命战友般的友谊。几人初高中时都不在一个学校,可顶不住他们四个练琴比赛演出碰面的机会多,关系愣是越来越好,四人还一起组过大提琴组合叱咤了几个校园。

谁承想,四人拉了十几年的大提琴,却没有一个人志向在成为专业的大提琴手上。如今孙翔去做了模特,其他三人现在虽然在B市同一所音乐学院主修大提琴,但后来都跑去摇滚乐队搞副业了,还一起出了道,玩起了和古典乐完全不同的音乐。

“果然是翔哥我的朋友,一个个都够个性够炫酷。”孙翔想着。

 

几个人摊在沙发上扯了会儿淡,唐昊刘小别他俩就一个接一个抱着自己的琴过来,坐在孙翔身边拨弄起来。邹远碍于自己的键盘不方便移动,就只能敲着琴键坐在远处看着他们三个。

“哎你们把翔哥叫来就是让翔哥看你们弹琴呢?”孙翔看看坐在他左边拨着五弦贝斯的唐昊,又和他右边划着电吉他的刘小别对视了下。他俩的琴都没插线,练习室内只有邹远键盘清脆的钢琴声在回荡。

“我们这不是准备开始新的巡演了么,重心都放练习上呢。想着你在家估计也无聊我才把你叫过来的,这不比你一人呆在家里强么?”唐昊拨弦的手没停下,低着头随意回了句。

“那你们乐队其他两人呢?不一起合奏就让你们仨练啊?”孙翔问的是Fire Guns的另两名成员黄少天和张佳乐的去向。

“被公司那边叫去开会了,估计一会就回来了。”刘小别说。

 

黄少天是Fire Guns的队长,在队里担任的是主唱与副吉他,有时还负责作词,张佳乐负责架子鼓与作曲任务,Fire Guns最初也是他们俩组起来的。黄少天和张佳乐两人因对摇滚涉足的时期相近,很早就相互认识了。而刘小别是黄少天在学校吉他社发掘的,唐昊是张佳乐校外演出时认识的,后来黄少天和张佳乐分别把他俩拉入了队中,碰面后黄少天和张佳乐才知道他俩竟是从小玩到大的铁哥们儿。而当时的孙翔已经决定在模特这条路闷头走到黑,所以最后刘小别唐昊决定把在校辅修钢琴的邹远也带进乐队,于是现在的Fire Guns就诞生了。

“我可不想在你们这儿坐着玩一下午手机啊,快点,给你翔哥我找点乐子。”说着,孙翔就要伸手去抢刘小别的吉他。

刘小别这人有个怪癖,就是很讨厌别人碰他的乐器,那会他的大提琴也是从来不让别人碰,几个人知道他这样老是用碰他琴这个梗调戏他,屡试不爽。

“别闹!”刘小别抱紧自己的宝贝吉他,和孙翔对峙着,然后就听钢琴声停了下来,几个人动作划一地扭过头看向邹远那边。

键盘前的邹远瞟了歪在沙发上的三个人,眼睛一弯,说:“想怀个旧么?”

 

唐昊刘小别邹远三个人现在虽然是以乐队为主,但在校主修是大提琴,说什么都不能完全丢下大提琴,于是几个人都把琴放在练习室里,每天空余时间拿出来拉几下做练习。刘小别又跑下楼去乐器室给孙翔借了把大提琴来,四个人拉过椅子抱着琴在练习室的空地坐成一排。

四个人互相对视了下,邹远没张口,便拿起弓拉了起来。一听开头,四个人全都陷入了回忆中。

邹远拉的是四个人在高中联合文艺汇演时合奏过的《D大调卡农》。当时四人以大提琴四重奏的方式演绎了这首耳熟能详的曲目,演出结束后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他们还被人冠以“大提琴四剑客”的名号在校园里火了一把。

 

不用多交谈,孙翔指弹起了大提琴为邹远伴奏,剩余两人也默契地各间隔八拍加入了合奏的队列中,低沉温柔的大提琴声与如深涧泉水般叮咚作响的拨奏声围绕着整个练习室。

弹着弹着孙翔突然停了手站起身来:“咱们就这么慢悠悠地拉也太古典了吧,少说得活泼点才和你们这个玩乐队的练习室画风相符啊!”

“那你想怎样啊?”唐昊他们三个也停下弓,抬头问孙翔。

“必须得把《卡农》搞得好玩点啊。”于是孙翔就拿起了练习室茶几上的iPad找起了琴谱,与其他三人商量如何将卡农改编地更有趣些。

 

在这四个人拿着笔对着打印出的琴谱讨论得热火朝天的时候,练习室的门突然被一把推开。

“哎你们蹲在一起跟犯罪似的干嘛呢?哟哟哟这不是孙翔么,小模特最近不用去拍片子这么闲来我们这晃悠了啊?几个熊孩子打什么坏主意呢?你们要是想着怎么把这练习室拆了我虽然不介意但请把刘小别的吉他留下。”先进来的这个声音富有穿透力的话痨就是黄少天。孙翔之前来这里的时候黄少天和张佳乐都在,所以他和他们也算是脸熟。

黄少天绕过四人,直接朝刘小别放在琴架上的吉他奔去,拿起来拨了几下。

刘小别突然大吼一声“黄少!别动我吉他!”,把孙翔几人吓了一跳。

“嘿我就不明白了你这吉他到底有什么好的为什么从来都不让我碰?你越不让我动我越想摸一摸你能把我怎样啊略略略。”黄少天看着扔下笔朝他冲过来的刘小别对着他做了个鬼脸,然后抱着吉他就跑。

三个人看着那两人在练习室追逐着,谁都没打算上前去凑热闹,这时候一个留着红色长发、长相十分秀气的男人站在了门口。那人扫了眼练习室里的四把大提琴,又瞟了眼打闹的黄刘二人,说:“要不是那俩二货,看这一排大提琴小爷我还以为进错屋了呢。”

唐昊邹远和孙翔朝张佳乐点了点头打了个招呼,然后继续讨论谱子的改编事宜。

张佳乐走过去,猫下身,看了眼他们手中的谱子问他们:“你们干嘛呢?”

邹远拿笔蹭了蹭脸,有点不好意思地回答说:“我们在想着怎么把《卡农》大提琴四重奏改的好玩一点呢。”

“改编?找我啊?现成的大师在这呢。”在他们乐队没火之前,除了原创歌曲,他们乐队演奏的很多改编曲目都出自张佳乐之手。

“哎哎哎这么有意思的事必须带我玩啊,你们改好了然后练,练好了让我给你们录下来放微博上去,哼哼让那群天天说我们Fire Guns只会玩乱糟糟音乐的人闭嘴。”黄少天听到张佳乐的话停下身,虽然喘着气,但嘴里的话说得倒是很顺溜。

刘小别趁机一把把吉他从停下的黄少天手里夺过来,走到琴架边拿过面料柔软的布细细擦拭着吉他的琴身。

黄少天看着刘小别那小心翼翼的模样翻了个白眼:“切,刘小别你还真奇怪你对一琴这么爱惜怎么不见你对你的队长加前辈的我这么上心呢,你这么做很容易失去我的你知道么?你不要做些什么来补偿我么?太贵重的就不用了以后碰你的琴不要再追着我跑就行了。”

听完黄少天这一大段话,这次换刘小别翻了个白眼。

 

6.

昨天张佳乐加入孙翔他们后,他们的改编工作就顺畅了很多,成品很快就完成了。他们四个人抱着大提琴练了几次,期间黄少天一直在拿着手机对着他们拍摄。几个人都是年轻的小伙子,聚在一起爱玩爱闹的心性终归是止不住,练习室的氛围相当欢乐,最后黄少天拍出来的视频的效果也特别好。

今天一早黄少天就把他剪好的视频放在了个人微博上,分别@了张佳乐、唐昊、刘小别、邹远和孙翔,并附上了具有他个人说话风格的一大段文字,总结下来就是说“他们乐队不只摇滚玩的溜,古典乐也不在话下”的意思。

黄少天这么一发没什么,Fire Guns的粉丝们可炸开了锅。原本以为自家偶像都是一颗炽热的摇滚之心,灵魂自由又不羁,猛地一下最闹的那几个成员竟然安静地坐下来拉起了大提琴,巨大的反差让粉丝们如开水般沸腾起来,有新粉惊喜于发掘到他们不为人所知的一面,也有十分了解他们曾经的老粉感叹这视频是“有生之年系列”的,接连不断的转发评论加点赞将黄少天的这条微博送上了热门。

至于擅长捕捉热点的娱乐媒体们,一部分媒体已先行发稿,对于多面的Fire Guns进行了正面的评价。而另一部分媒体对黄少天这条的微博进行了深一步的解读,纷纷转载了他发的视频,以“Fire Guns队长发成员拉大提琴疑似叫板黑粉”为标题发出了新闻稿。黑粉、路人和粉丝们也因为几家媒体褒贬不一的说法展开了混乱的口水战,一时之间“Fire Guns 大提琴”等话题占据了微博热门榜的前几位,“黄少天叫板黑粉”更是直接荣登榜首。最后还是由Fire Guns所属公司出来发通稿解释说黄少天上传这个视频意为向粉丝展现乐队为演唱会排练之余的生活,而粉丝们又因从公关文中嗅到Fire Guns即将开展新巡演的计划再次激动了一把。

与此同时,视频中不属于Fire Guns的另一个人也引起了粉丝们的注意。一些粉丝在微博下留言说对视频里那个长相帅气的人表示陌生,而Fire Guns的一些老粉,尤其是喜欢唐昊刘小别和邹远的,都知道那个混血帅哥是这三人的发小孙翔,有些还在评论中附上了这三人微博里孙翔有出现的或是他们与孙翔上街时被拍到的照片,甚至还有人翻出了几人高中文艺汇演的合照,于是孙翔的名字与“大提琴四剑客”也成为了当日微博的热门话题,他的微博也因Fire Guns粉丝们的爱屋及乌涨了不少粉。

 

7.

叶修拿起响起信息提示音的手机看了眼——是苏沐橙发过来的微信。

对方发来的是一个链接。

沐橙:【#FireGuns#告诉你们我们F…来自 黄少天的微博】

叶修不知道苏沐橙什么意思,回了个问号过去。

沐橙:点开视频有惊喜[坏笑]

这能有什么惊喜?

带着疑惑,叶修点了下链接跳转到了微博的界面,打开了那个在热门上挂了一天的视频。

一开始镜头有些晃动,而演奏是伴随着黄少天的喝彩声开始的。《VQ》和Fire Guns合作过几次,叶修对Fire Guns成员的音乐背景也有所了解,所以对他们会拉大提琴这件事并不吃惊,只是令他没想到的是,孙翔竟然出现在了视频里,而且他也会拉大提琴,看他那架势,功力想必也是很深厚的。

对各个版本的《卡农》叶修都不陌生,但这么轻快欢乐的《卡农》大提琴四重奏倒是挺新鲜。视频里几人配合默契,欢快的曲调营造出轻松纯粹的氛围,十分引人入胜。叶修盯着视频里演奏中时不时弯着眼睛和其他几人对视下的孙翔,心头像被猫尾巴扫过一般,痒痒的,又觉得可爱的紧。

他不禁感叹这个人身上还有太多自己不了解的地方——孙翔就像一块宝藏,每次接触都能挖掘出很多新的东西。

他关掉视频,点了下黄少天微博里@的孙翔的ID进入了孙翔的微博主页停顿了会,然后点了个关注。

他的微博是官方认证过的,出于行业优势,粉丝量相当庞大。平时他很少亲自打理微博,一般都是由《VQ》的公关部专员在管理,因为他这种级别的人物微博的任何动态都会引起圈内圈外人的关注与揣测,所以微博发布内容以及关注的人是公关部重点的管理项目。但叶修自己要关注谁公关那边也没办法阻拦——他们能做的就是为叶修擦屁股罢了。

 

苏沐橙像是掐好了时间一般,叶修一退回微信的界面,对方的新消息就一条接一条传送过来。

沐橙:怎么样?是不是觉得你家小朋友很棒棒?孙翔都上微博热搜前几了!

嗯,都出乎自己意料了,算棒吧。

沐橙:这可是要火的节奏,现在微博上一堆男男女女都对着他的照片舔屏呢,还说要给孙翔生猴子。上不上火?吃不吃醋?

叶修看着屏幕笑了笑。孙翔那张脸和身材不止在时尚圈会受宠,娱乐圈也惦记的很,所以他早断定孙翔会火,对于能料到的结果他又有什么可上火吃醋的?况且,叶修一开始就打定了要搁置这份感情,他也没什么吃醋的立场。

 

叶修半天没回复苏沐橙,不出一会那边又发过来条信息。

沐橙:嗯不闹了[再见]。和你说点正事呗[微笑]。




*写七期几个人的时候写得我可开心了,我觉得我日天哥特帅哈哈哈哈

*Fire Guns可以直译为开枪的意思,当时就随便想了这个名字,没想到越写越喜欢

*The Piano Guys这个版本的《卡农》我超喜欢,视频也十分有意思,奈何文力不够写不出我想要的场景和感觉...

评论 ( 14 )
热度 ( 158 )

© Quinn Ch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