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inn Cho

在谄媚的世界中做一个骄傲的人。

【叶翔】Golden Age 四

#时杂主编X模特

#写这题材就为爽,没大纲,写到哪算哪

#本章算是过渡章

#其实这章我上周就写好了,但很不满意所以一直没放,而且真的是越写越日常越写越烂越写越想停笔,反正对我来说坑都是常事

#有啥不通顺的和奇怪的欢迎指出,依旧鞠躬感谢点心点手评论的各位



前文:  





8.

苏沐橙想和叶修说的是将《VQ》新刊她手下专栏的主题定为Fire Guns的事。

 

黄少天所上传的视频本身就是一个可以让媒体拿来蹭流量的好素材,而Fire Guns即将开展新巡演的计划也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所以他们公司势必不会放过这次偶然得来的机会继续为Fire Guns造势,再加上其基数庞大的粉丝对于官方宣传的有序配合,这意味着这段时间内Fire Guns媒体的曝光度都会持高不下。

叶修思忖片刻,然后回复对方:提案保留,明天开会详说。

 

回复完苏沐橙的微信,叶修没在办公室多呆就驱车径直回了家。

一进家门,叶修外套里的手机响了一声,他还没来得及看是什么新消息,一个电话就打了进来,署名“孙翔”。

叶修看着屏幕,略感惊讶孙翔竟存着他的号码,同时又奇怪对方为什么会给他打电话过来。

拿着手机又等铃声响了几秒,叶修才按下屏幕上绿色色块接通了电话。

“喂?”

“喂?我孙翔。”对方元气十足的声音从叶修的听筒中传来。

“嗯,我知道,有事么?”叶修拿着手机走到客厅,顺手将外套搭在沙发把手上,慢悠悠地朝卧室走去。

“你干嘛突然关注我微博?刚才经纪人给我打电话问我什么时候和你那么熟了,我说没有她还不信,非逼着我回关你。”

——原来刚才那声响是孙翔微博回关自己的提醒。

叶修听着对方抱怨的语气,心里揣度这是不是孙翔撒娇的一种方式。他扯出一个坏笑,懒洋洋地对着手机说:“哥关注下未来的顶级男模不行啊?”

电话那边的人像是被他这句话说得不好意思了,“你你你”了半天也没说出些什么。

叶修被对方的行为取悦到了,想象着电话那边孙翔脸红的样子,捧着电话吃吃地笑着。

“...有什么可笑的…”孙翔小声嘟囔了句。

经过这段时间和孙翔的接触与关注,叶修对他的脾气和性格也是摸了个七八分,于是他见好就收,转眼又是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哥关注你纯属官方性质,一个主编社交账号关注个IT Boy还不正常?这么解释孙翔大大还满意么?”

孙翔不置可否,只回了个意义不明的“哼”。

叶修听了莞尔一笑:“那孙翔大大还有别的事么?”

“没事了!”刚说完,孙翔就把电话挂了。

叶修看了眼显示通话结束的屏幕,摇了摇头。

这孙翔和苏沐橙家养的那只天天甩着尾巴的俄罗斯蓝猫似的,时常一副坏脾气的模样,但就是让人发不出火。

没办法,谁让人家是持脸行凶——对于美丽的事物人们的包容心总比对平常人要来的更多一些。

 

洗完澡的叶修穿着居家服揉着半干的头发从浴室出来,身上还带沐浴后的水汽。

他走到床边坐下,拿过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打开微信,软件界面上多了条好友请求。

对方的微信名是“孙翔SSR”,头像是孙翔和一只哈士奇的合照,左边的哈士奇瞪着冰蓝色眼睛呆呆地看着镜头,右边的孙翔一手摸着哈士奇的头,眼睛弯成两个月牙笑得一脸灿烂,一人一狗背后投过来的光束让整张照片都呈现着温暖的橘黄色。

 

叶修同意了对方的好友请求,没过一会,新的信息就传了过来。

孙翔SSR:叶修?

叶修动了动手指,回复了个“嗯”,心里估摸着对方是用手机号找到自己微信号的。

孙翔SSR:你头像真土[撇嘴]

他的微信头像是一张布鲁克林大桥的照片。照片透着阴天时灰蒙蒙的色调,缭绕的雾气遮掩住颜色冰冷的大桥的上端,被孙翔这么一说倒真有点非主流的感觉。

叶修回复了个摊手的表情过去。

看着对话框上方的那个“孙翔SSR”,他心下一动,又回了条:“你微信名为什么叫‘孙翔SSR’啊?”

界面上方 “对方正在输入中…”和“孙翔SSR”来回切换了几次,过了几秒钟,对方的回复出现在屏幕上。

孙翔SSR:这个嘛...你知道SSR什么意思么?

叶修想到火了挺久一段时间的某个手游,回复道:“超稀有?”

孙翔SSR:对啊,这么连起来就是“孙翔超稀有”啊。超稀有等于超珍贵,所以意思就是“孙翔超珍贵”。翔哥是不是很厉害?!

看到这条消息,叶修一下子笑倒在床上,一时之间有点懊悔自己刚才把他比作猫——孙翔明明就和他头像里那只哈士奇一样,傻得不行。

 

习习夜风将卧室厚重的窗帘吹得呼呼作响,如海浪般波动起伏的影子投在被床头灯渲染得昏黄的墙上。

叶修抬起手指在手机屏幕底部敲动了几下,将孙翔的微信备注改成了“孙翔超珍贵”。

 

9.

第二天,叶修和时装组、摄影组以及新媒体时装组的总监们一起开了个会。

会议上几组人将苏沐橙针对Fire Guns的提案扩大到了与黄少天微博热点有关的所有人,经过多方意见的整合,最后决定《VQ》新媒体组近期先以大提琴四人组为主出组片子,又因近期孙翔个人上升趋势明显,他们还打算为孙翔做一个视频专题。同时,纸媒这边也通过了将新刊封面定为Fire Guns与刊内专题由苏沐橙负责的决议。

 

当天孙翔的经纪人就收到了《VQ》新媒体时装组的工作联系,因为要和Fire Guns的成员合作拍摄,《VQ》的负责人事先已和Fire Guns的经纪人协商过了拍摄可能的时间,然后又和孙翔的经纪人沟通了下,最终几方将拍摄时间订到了下周四,而孙翔的视频专题将在《VQ》那边给出具体的策划案后再定拍摄时间。

 

除了以《VQ》打头的几家男女时尚杂志和品牌Look Book的拍摄邀请剧增之外,孙翔还接到了几家现下大火的综艺节目的邀约。

综艺节目对模特在大众视线内的曝光贡献巨大,所以最近模特——特别是转型向艺人发展的模特——上综艺节目也是屡见不鲜。孙翔他对上节目没什么兴趣,访谈类的尚可,那种做任务玩游戏的节目他是一点去的心思都没有——毕竟比起变为娱乐大众的艺人,他更愿守着自己的T台和摄影棚好好过日子,奈何他经纪人在这方面与他意见相左,以其中好处多多为由,坚持给孙翔接下了几个通告。孙翔因这件事和经纪人争吵过几次,可他也没有制约经纪人的能力,只能硬着接下任务补习艺能去了。

 

唐昊刘小别邹远和孙翔再见面是在《VQ》为他们准备的摄影棚里。

《VQ》这次以古典、嘻哈与朋克为主题为他们拍了三组不同风格的片子。关系好的几个人凹着夸张古怪的造型,凑在一起有说有笑,拍单人片子的时候几个人还联合在场外搞怪,故意让棚里拍摄的朋友憋不住笑,掌镜的摄影师和造型师也被几个人逗得笑声连连,良好的氛围也使得拍片效率大大提升,照片效果让《VQ》的编辑也十分满意。

 

拍完片子后,孙翔还来不及和Fire Guns那三人多说几句就被经纪人拉到《VQ》会议室商讨他视频专题的方案了。

《VQ》新媒体组给出的最终方案的题目为“与孙翔在一起的300秒”,拍摄地选在了孙翔现在所住的公寓,内容是以孙翔的朋友角度记录和孙翔在一起的5分钟,孙翔单人出镜,拍摄细节现场再进行协调。

孙翔和经纪人想了想没什么大碍,于是敲定了这个方案,并将拍摄日期定在了十一月中旬的一个周五。

 

10.

最近这两周孙翔忙的是焦头烂额,除了平面拍摄活动,他又连着录制了几个综艺节目。因为综艺节目的拍摄地点各不相同,他每天都做着空中飞人在各个城市之间飞来飞去。而这几个节目又都是需要负荷极高的体力活动,作为一个综艺新人,他对节目的录制流程所知甚少,拍摄过程费力又耗神,一天下来孙翔往往是身心俱疲。等他完成所有通告再回到自己的公寓时,距离《VQ》来他家拍摄只剩下一天了。

 

孙翔把行李箱扔到卧室的一个角落,浑身脱力般一下子倒在床上。他皱着眉头环视一圈离开前整行李时被自己翻得乱糟糟的房间,顿时一阵烦躁涌上心头,一点收拾屋子的欲望都没有。

发了会呆后,孙翔从口袋里摸过手机,打开微信,给叶修发了条信息过去。

“丧心病狂!”

没等几秒叶修的新信息就传送过来。对方估计也是被他四个字搞得一头雾水,只回了个问号。

“你们杂志拍摄选哪不好非得选我家,害得翔哥我累得要死还得起来收拾屋子!”孙翔用力的手指在屏幕上敲出“哒哒”的响声。

过了一会,对方先是传来了一张拍桌大笑的表情,紧接着屏幕上又出现了根蜡烛和一句话。

“孙翔大大加油吧。”

看着那两个表情,孙翔气得一把把手机拍到床垫上,叹了口气,然后起身,认命地收拾屋子去了。

 

《VQ》摄影组将摄影器材与辅助设备提前一天运送到了孙翔的公寓,为拍摄布置场地,而造型组也是在拍摄当天一早来到孙翔家给孙翔的造型做准备。然而造型组为他准备的搭配没有一套是孙翔瞧上眼的,出于对品牌方赞助的考虑,他才勉强从那堆衣服中挑了条裤子,其他部分用的都是他私人的服饰。

 

造型和场景全部就绪后,孙翔按照只有大体拍摄流程的剧本排练了几次。等准备工作全都完成时已经到了下午。

根据已定好的主题,摄像师需要担任孙翔朋友的角色,从摄像机中展现朋友视角里的孙翔。于是摄像师与导演走出孙翔的家,示意拍摄开始。

 

开启录制的镜头中出现了一只男性的手敲了敲公寓的门,被打开的门后出现了身着鹅黄色兔毛圆领毛衣和白色单宁直筒九分裤的孙翔,没有被分开的刘海乖乖地搭在前额,毛绒绒的衣料衬得他如一个十七八岁的高中生般乖巧而富有活力。

孙翔挂起帅气的笑容拖着长音朝镜头“Hey”了声,伸出手和刚刚敲门的那只手击了个掌,然后背过身朝客厅走去。

 

孙翔住进公寓时将整个屋子重新整改过,整体装修是简约的北欧风格,室内色彩搭配简单干净,摆放的家具与一些装饰细节能显示出他不俗的品味。

镜头跟着孙翔,拍了他在客厅玩PS4和餐厅开气泡酒的画面。

孙翔捧着盛着淡粉色液体的高脚杯站在餐厅与厨房之间设立的吧台前,在摄像机所及范围内和对面那只手里的杯子碰了下。嘬了一口杯子里的酒后,孙翔放下杯子绕过吧台,朝镜头招了招手,示意对方跟过来。

“给你看翔哥的宝物。”

 

摄像机跟着孙翔进入了他的卧室。

他的卧室相当宽敞,而这空间中最引人瞩目的便是靠着较长一边的墙摆放的三个高至天花板的巨大衣柜。

孙翔走过去打开了第一个衣柜,柜中上中下三层挂满了各式各样的衣服。他从中拿出几件设计感十足的外套和衬衣,摆到镜头前:“这是我最喜欢的设计师Shawn Yae设计的衣服,这几件可是古着,超难买到的!”他眼睛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一脸炫耀自己收藏的神色收都收不住。

“不过我可不是因为他和我的英文名一样这么个肤浅的理由才喜欢他的哈哈哈。怎么说呢,他是公认的设计天才,在女装为主流的时装界他却一直坚持只做男装,而且超级神秘,都没人知道他长什么样儿,不觉得这样超酷么?”孙翔寻求认同地扭头看向摄像头,浅色的眼睛中满是崇拜。

 

他口中的Shawn Yae是一名男装设计师,同时也是同名设计品牌Shawn Yae的创始人兼现任创意总监。这位设计师毕业于帕森设计学院,六年前以“风格华丽且多变为标签”闯入时尚圈,出道一年就拿到了当年CFDA最佳新人奖,被冠以天才之名,去年又再次夺得CFDA年度男装设计师大奖,设计之路坦荡无阻,本人及其作品也可谓是为整个时装界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正如孙翔所说,Shawn Yae只做男装,个人态度独特且坚持,但这在本就以个性立足的设计圈却是不足为奇。因此,比起他的设计作品,多数人认为Shawn Yae身上更吸引人的地方莫过于他那不为人知的背景及长相——没有人在媒体上见过他的照片,Show场谢幕时也从未见他露过面,除了一些采访,能够查阅到关于他的背景资料少之又少,一些媒体还戏称他为时尚圈的几大未解之谜之一。

 

孙翔谈到自己喜欢的东西就滔滔不绝,最后在导演的示意下拍摄行程才得以继续下去。

后面他又打开了剩下的柜子。第二个立柜中上下分别摆放着裤子和首饰,而第三个柜子里一排排摆满了鞋子,他伸手指出几双自己特别喜欢的休闲鞋与运动鞋,顺带谈了谈自己的搭配心得。接着孙翔又对着镜头拿出他的iPod Touch分享了下歌单,而最终拍摄画面定格在了他拉大提琴的场景。

 

完成拍摄后,孙翔和工作人员挨个握手道别,等到最后一个人离开时他才走到玄关,轻轻地关上了门。

回到客厅的他迷茫地望着喧嚣过后稍显寂寥的空间,心中丝毫没有结束工作的兴奋,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无力感席卷而来。

他靠着沙发,脑海里回忆着近期应接不暇的生活。

“哎…”叹了口气,孙翔向后理了下刘海,露出略带倦怠的眉眼。





*孙翔SSR那个其实一开始是因为孙翔英文名缩写为SS,然后我脑洞一开就想到了SSR,我这个人点蛮奇怪的【摊手】

*孙翔看不上VQ给他准备的衣服那个情节其实是来自于我一个朋友,他之前去某时杂拍片子,回来后狂吐槽杂志时装组的审美有问题,给定的造型难看至极,还不如他自己做的头发和搭配的衣服,当时给我笑死所以就拿来用啦

*CFDA:美国服装设计协会,其下的CFDA Fashion Awards是业内十分有分量的一个奖项

评论 ( 12 )
热度 ( 122 )

© Quinn Ch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