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inn Cho

在谄媚的世界中做一个骄傲的人。

【叶翔】Golden Age 六

#时杂主编X模特

#写这题材就为爽,没大纲,写到哪算哪

#本章有原创角色出现

#刘小别的“翔儿”记得连起来读呀😉

#太太们,今天产粮了么?😉(对我就是有了催更的底气)



前文:    




15.

此次After Party从主题到地点的选定全权由Fire Guns几个人负责,黄少天更是强调了三遍“不要DJ只要乐队”,剩下几个成员拗不过黄少天,也就随着他去了。

于是当进入酒吧被清脆的木吉他声萦绕时,叶修一度以为自己来错了地方——他是没想到这些玩乐队的开起派对来口味这么淡。

不过即使没有电子乐强力的气氛烘托,派对的效果也很不错。在相对安静的音乐中,手上或拿着啤酒或拿着鸡尾酒的人三三两两聚在一起,眉飞色舞地交谈着什么,每个人的表情看起来都轻松愉快。叶修也被这样的氛围所感染,心情变得轻快起来。

他环视了下为了配合Fire Guns派对的主题而精心装饰过的酒吧,在吧台边上发现和酒保聊天的苏沐橙后径直朝那边走去。

“来啦?”

叶修点了点头,朝酒保示意要了杯清水。

“可以可以。”苏沐橙眯着眼睛,单手扶着下巴,上下打量着立于吧台之前的男人。

叶修身上深蓝色中长风衣敞开着,衣料上的压纹彰显着外套做工的精致,风衣里叠搭着同样敞开的同色羊绒西装和面料轻薄的高领毛衣,与西装纹路相同的羊绒西装裤将毛衣下摆收入其中,熨烫平整的柔软面料包裹住双腿,合身的剪裁使裤腿得以恰好收在他的皮鞋上方,再加上今天他的刘海全部梳到了后面,将饱满的额头露出来,平日里他那股子慵懒的气质被衣服修饰过后反倒显得十分有腔调,整个人看上去成熟又儒雅,甚至比叶修平时出席活动时规规矩矩穿着西装的样子还要吸引人。

“今天的造型给你满分不怕你骄傲!”苏沐橙拍着叶修的肩膀,表达着自己的满意,“不过,不知道的人可能会把你误认成叶秋哥哈哈。”

“……确实不是哥平时的风格。”叶修用手指蹭了蹭鼻尖,将视线转向舞台方向,扫了一眼后才发现,台中那个坐在高脚木椅上抱着木吉他歪着身子一边扫弦一边哼唱的人是黄少天。

“他今天唱了一晚上还没唱够啊?”

“哈,目测他这是要霸占台上麦克风一晚上的节奏。他们乐队成员估计也受不了他,都跑着玩去了。”苏沐橙刚说完,另一个声音就从叶修的背后传来。

“哟,沐橙!”

叶修回过头,看到走在最前面的张佳乐和他身后跟着乐队剩下的几个人,队伍最后面是和唐昊勾肩搭背的孙翔。

“嗯…这是…叶总?”张佳乐看看叶修那张脸,迟疑地问出这句话。

 

叶修和叶秋这对兄弟,一个作为时尚媒体大拿,一个作为商业大佬,在B市的名气本就不小,而两人虽是双胞胎但气质却千差万别的事实又给人留下了不少饭后茶余的谈资,稍微渗透进B市生活圈的人都不会没听说过他们。

Fire Guns那五个人都见过这两人,和叶修也都挺熟,而张佳乐问出那句话时,队伍里其他三个人也不约而同地陷入思考中——毕竟眼前这个精心装扮过的人怎么看也不像不顾形象呆在《VQ》主编办公室里审稿子的叶修。可他们记得,After Party的邀请名单上明明没有叶秋,只有一个叶修。

此时,苏沐橙低着头似是在憋笑,身体一抖一抖的像是被鸟儿惊扰到的树枝。

叶修先是无语了会,正要解释,就听队伍最后面的孙翔出声道:“很明显这就是叶修啊!”

听到这话,叶修眼睛亮了亮。

他今天和平时的样子确实不太一样,被认错是十有八九的事,他也没指望别人一眼就认出他,只是没想到,孙翔竟能分辨出他和叶秋。

张佳乐瞪大双眼,语气甚是浮夸地吃惊道:“大哥你穿成这样,让谁看都觉得是你弟弟代替你来的好么?”

叶修朝张佳乐翻了个白眼,显然不想搭理对方。他向后看了眼,恰好和孙翔对视上:“小朋友可以啊,快说说你是怎么认出哥的,顺便教教这些人,免得下次他们再把人认错。”

几个人也回头看着孙翔,眼睛里充满好奇。

孙翔一脸不明所以:“直觉这东西能教么?一看就知道是你不是叶秋啊。”

苏沐橙听了,直起身子,揉了揉笑到酸痛的脸部肌肉:“孙翔你直觉这么准,一定是真爱!”

“别说,还真是这样。”张佳乐也跟着凑热闹,一脸“果真如此”的表情。唐昊刘小别邹远也不愿错过这个调戏孙翔的机会,一个个也都在“嗯嗯”点着头表示认同。

苏沐橙的那些心思叶修再清楚不过,但他也只是默默盯着耳廓逐渐变红的孙翔看,心里想着这小朋友脸皮真薄,同时一股不知名的愉悦蔓延至全身,让他不得不勾起嘴角。

而被调侃的孙翔心脏像是被什么戳中了似的猛跳了下,随后又觉得脸烫的不行。

他瞪了眼叶修,没成想对方一脸看好戏的表情,好像被调侃的另一方不是他似的。

见对方没打算回应什么,孙翔一脸羞赧气急败坏地出声:“你们别闹!”

唐昊刘小别邹远像是怕孙翔还不够,一个接一个“哟哟”起着哄,气得孙翔抬起腿给了他们一人一脚。

 

16.

闹了一会,张佳乐找了个卡座带着叶修他们过去,又点了一大堆酒,名曰要给认错叶修的事赔罪。

叶修那点酒量不是什么秘密,毕竟他天天端着气泡水来应对各种宴会酒局的事也是明摆着的。与此同时,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和叶修熟点儿的人喝酒时都开始以灌醉他为目的,而他本身又不经常出现在这种私人性质的Party上,机会难得,张佳乐肯定不愿放过。

看着兴致盎然的一堆人,叶修不愿扫兴,挥了挥手,也就随着张佳乐去了。

 

孙翔接过自己点的大都会坐在叶修的对面,杯中粉红色的液体澄澈诱人。

“最近怎么样啊?”叶修拿着苏沐橙给他的莫吉托,和孙翔的高脚杯碰了下。

“就那样呗,能怎么样啊。”

“听说你打算换公司了?”

“还没决定要不要续约。”孙翔皱了皱眉头,抿了口酒,一副不想多谈这个问题的样子。

叶修了然颔首,啄了口杯中的透明酒液,细细回味着口里带着些苦涩的薄荷味。

 

远处的黄少天刚唱完一首歌,酒吧里响起了欢呼声和掌声,孙翔和叶修也很给他面子地鼓了鼓掌。

“咳咳,”清了清嗓子,黄少天起身轻轻地将怀里的吉他靠着椅子斜立在地上,然后调整了下话筒的高度,“谢谢谢谢,谢谢大家的捧场,希望大家今天能够玩得愉快玩得尽兴!所以呢,下面我再给大家带来首歌。”

一听他这么说,台下一些人忍不住大声嘘道:“黄少你这是打算开个人演唱会么?”

黄少天不乐意了:“哎哎哎平时听我唱歌可是要钱的好么,今天我大发善心免费让你们一次性听个够你们还不愿意了?”

“哪儿能啊?唱唱唱,黄少快唱!”张佳乐将手摆成喇叭状放到嘴边,大声朝着舞台的方向喊道。

原本苏沐橙正放松地靠在卡座沙发椅背上,听张佳乐这么说也站起来,戏谑地又加了句:“黄少唱几首我们就听几首!我们最爱听黄少唱歌了!”话毕,还学Fire Guns的粉丝们捂着脸蹦蹦跳跳地做激动状。

其他人看这一唱一和的两人,都禁不住笑出了声。

“不许笑了不许笑了,”黄少天瞪着眼睛,握着话筒大喊着整理着现场的秩序,“我要开始了我要开始了,都不许笑了!”可惜他这么跳脚的样子的效果并不好。

黄少天作为艺人和乐队的主唱,除了长相和声音外,他最为有名的,莫过于对舞台的掌控力。眼看着台下没有人的注意力在自己身上,他索性放弃了扯着嗓子大喊安静,转而直接开口清唱起了《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的副歌部分。

果然,刚一开口,之前那些嬉笑的人群立马安静下来。

——黄少天竟然唱了爵士!

 

Fire Guns出道以来从未表演过摇滚以外风格的曲目,黄少天他们又天天到处宣扬自己摇滚之魂不灭,甚至还有音乐媒体人曾以“论Fire Guns与爵士的不兼容性”为主题发表过文章,因此很少有人见过,也很少有人想象过黄少天拖着腔唱爵士的样子。

黄少天边唱边观察着台下一个个人脸上震惊的神情,心里直笑这些人段位太低,万万没想到他会来这么一出吧。

唱完一段后他低低地笑出声,身后的乐队便默契地接着他的歌声开始了演奏。

酒吧里的人虽然震惊,但音乐与歌声的感染力更强。不过一会儿,众人便沉浸在轻快的旋律之中,每到“I love you baby”这句时,大家还会附和黄少天一起唱,还有一些人站在舞池的后面随着俏皮动人的萨克斯伴奏与鼓点缓缓摇曳起舞。

 

“黄少天最近这是谈恋爱了么?”望着台上晃着脑袋投入地唱着甜蜜爵士情歌的黄少天,孙翔戳了戳坐在他左边的唐昊问道。

“没吧,”唐昊回想了下,“没见他和哪个女生走得近啊。为什么这么问?”

“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孙翔还没回答,对面的苏沐橙也插入了话题之中,“不觉得他这歌儿唱得无处不透露着恋爱的酸臭味么?”

叶修听着他们几个人背着黄少天编排着他的感情生活,又注意到黄少天每唱到“Can’t take my eyes on you”这句时都会往他们这边看,于是他乐呵呵地开口:“就算没谈恋爱,多半也是有了心上人,这人说不定还就在我们这堆里呢。”

叶修说完,几个人刚想打趣在座的唯一一位女士,坐在孙翔右手边的刘小别却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一般猛地站了起来,幅度过大的动作带翻了孙翔的酒杯。

带着柠檬与蔓越莓香气的液体从杯口泄出,在桌子上漫成一滩。

孙翔连忙起身避开,然而胸前的白色卫衣还是沾染上一片粉红。

“刘小别!我限量版的卫衣!”

孙翔的语气里带着明显的愤怒,原本继续开着玩笑的周围人也因这突然爆发的不和谐场面陷入了沉默。

惊觉自己闯祸了的刘小别一边手忙脚乱地抽出数张纸巾往孙翔的胸前按,一边向他道歉:“Sorry翔哥!我不是故意的!”

孙翔狠狠瞪了他一眼,抿着嘴一把夺过被团地不成样子的纸巾,使劲擦着衣服上的污渍。

刘小别一脸无措地站在一旁,心里默念孙翔可千万不要生气——他们乐队的都知道,孙翔对他衣服爱惜到令人发指的程度,况且这还是限量版的,他没和自己拼命就算客气的了。

 

其他几个人看着面带愠色清理着衣服上酒渍的孙翔也没敢出声,一时之间气氛有些尴尬。

叶修看了眼站在一旁小心翼翼观察着孙翔脸色的刘小别,出声打破了这片诡异的静默:“别擦了,现在去洗洗说不定能洗掉。”

孙翔点了点头,从唐昊让出的空隙中离开卡座,朝着洗手间的方向疾步奔去。

 

17.

孙翔站在洗手台前,往卫衣上那片粉红上沾了些洗剂,双手的拇指与食指捏着污渍两侧的衣服用力揉搓起来。

洗手间除了他没有别人,空气中只有衣料摩擦的窸窣响声和他的呼吸声。

 

从CK广告拍摄被换后,他的情绪一直都没特别好过。

唐昊刘小别邹远最近在忙着准备巡演,事出后孙翔只和他们简单提了下,几个人也只能抽出点时间安慰他几句,本质上对改变孙翔的心情并没有什么帮助。

虽然没能好好安慰孙翔,但他们几个还是把孙翔最近情绪不好这件事放在了心上,所以这次才特地把他拉过来参加他们的After Party,好让他好好纾解下心头的郁闷。

今天他一来,这三人就寸步不离地跟着他,拉着他说东说西尽量转移他的注意力。孙翔哪能不知道他们三个的好意,因苟且现实而失望的心头被他这几个好兄弟的可靠与贴心焐热了许多。

可刚才,衣服被弄脏就像一个导火索,迅速点燃了他的积攒多日的负面情绪,怒火如洪水一般决堤而出,迅速吞没了他的理智。孙翔用尽全力压抑着自己的愤怒,然而,他还是伤害到了身边的人。

他觉得自己实在差劲——刘小别本就不是有意的,无论如何他都不该迁怒他,不该破坏周围人的情绪。

自责愧疚与愤懑纠缠在一起,将他置于两重冰火之中,让他备受煎熬,让他感到窒息。

 

胸前的污渍已经被清理掉,孙翔擦干手,抚平了卫衣上的褶皱。

他无声地站在原地,看着镜子中在强光照射下而显得有些苍白的自己,被失控情绪掠夺过的泛红眼眶与没有表情的脸看起来有些冰冷。

“呼……”孙翔叹了口气,对着干净的镜面试着笑了笑,“一会儿去给他们道歉好了。”

整理好一切后,孙翔准备回去,还没等他转身,一个声音就阻止了他的离开。

“哟,看看这是谁啊?”

孙翔闻声回首,眼前出现的是一个他不怎么熟识的人——顾一。

 

顾一见他回头,便歪着头笑笑,朝他挥了挥手:“好久不见啊孙翔。”

孙翔此时脑袋里只想着怎么给刘小别和其他人道歉,根本无心理会他这个不熟悉的同公司前辈。

他挂着礼貌的笑,对着和他打招呼的顾一微微颔首,然后就朝着洗手间门口走去。

“哎哎哎,别走啊。”见孙翔要走,顾一一把拉住了孙翔的胳膊。

“你干嘛?”被拉住的孙翔下意识地侧过身甩开了顾一的手。

孙翔想,此时他的表情大概不会好看到哪里去。

“呵。”顾一冷笑出声。被孙翔不耐烦态度激怒的他脸上的笑意消散而去,取而代之的是逐渐浮现出的不屑。

 

顾一现在的金主是Fire Guns演唱会主要赞助商之一公司的大股东,必然也在派对的受邀之列。本来他没想跟着金主来这个After Party,但听说孙翔会来后,他就毅然决定自己要来了。

最近孙翔风头太盛,在模特圈甚至有盖过他的趋势,圈里不只他顾一一个人眼红。而公司里又传闻孙翔清高的很,《L男士》主编主动抛出的橄榄枝不愿意接,大火的综艺也不乐意上,对比起来,靠身体来换取资源与人脉的自己就像滩污泥,既卑劣又难堪。他觉得自己的自尊心被孙翔踩得稀碎,他不甘心,也无法接受孙翔这个出道一年的新人仅凭着自己的能力就能在这圈子里混的如鱼得水的事实,所以他趁着孙翔与公司僵持时煽动公司上层,又动用自己积累已久的人脉,将原本属于孙翔的CK广告拍摄机会抢了过来,为的就是极力证明:孙翔这样的人是无法在这圈子里长久生存下去的。

而他今天来,就是要好好嘲笑下孙翔这个手下败将。

 

顾一到了酒吧后就一直在找机会接近孙翔,奈何孙翔身边一直有Fire Guns的成员在,后来《VQ》的叶主编和苏编辑竟然也加了进来。

他端着酒杯笑靥如花地和来往的人交际着,时不时往与叶修苏沐橙交谈甚欢的孙翔那边飘去几眼,心里却气的牙痒痒。

他不是没有试着接触过叶修,只是这位时杂主编和商场上那些人不一样,骨子里刻着的那点儿艺术人的倔强如一座坚不可摧的玻璃罩般置于他的周身,如果不是叶修本人主动从那玻璃房中走出,一般人很难去打破隔阂和他变得亲近。

前段时间叶修主动关注孙翔微博的事在圈内也掀起了不小的波澜,种种事实也证明这位新人混血模特得到了这位主编的垂青——而这正是他努力很久都没能做到的。

越这么想,顾一心里越是不平衡,他恨不得孙翔现在马上滚出这个圈子,从此销声匿迹。

 

等了好久他才等到孙翔单独行动。和围在身边的老总们客套几句后,他抽身而出,跟上了对方。

 

18.

原本顾一还想好声好气地和孙翔多客套会儿,看到对方这么不领情后,他觉得也没有再虚与委蛇下去的必要了。

“真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了,”顾一将他好看的唇线勾起一个嘲讽的弧度,“你以为自己算什么东西?”

孙翔皱着眉头沉默地站在原地盯着对方,眼底凝结着三尺寒冰,蓝色的虹膜显得这片凉意冰冷透顶。

“你说什么?”

“哈,”顾一忍不住笑出声,“孙翔,你到现在都不知道你那个拍摄机会,是我故意抢过来的吧?”

“什么?原来是你?”听到顾一亲口道出自己的拍摄被他本人抢走的事实时,孙翔觉得刚压下的怒火瞬时席卷了他的脑袋。

他从没想过会是同公司的前辈下手去抢自己的资源,即使两人并不熟悉,却仍有一股背叛感窜上心头,让他十分不是滋味。

“为什么?”孙翔咬着牙问。

不出所料,孙翔被激怒了。

看到了想看的一幕让顾一心里生出股扭曲的满足感。他仰头大笑起来,精致的五官因为肌肉形状的改变而有些狰狞。

“哈哈哈,为什么?孙翔你竟然问我为什么?你这么天真,到底是怎么在这圈子里生存下来的?”

孙翔怒不可遏地冲到顾一面前,一把拽住对方的领口吼道:“告诉我!”

顾一和孙翔差不多高,但因走的路线的不同,身体却不如孙翔结实。被孙翔这么大力地紧拽着领口,他有点喘不过气,但又挣脱不开对方的手,只能向后靠了靠,尽力将脖子与领口间留出空间。

“好啊,告诉你,”顾一喘着气,盯着孙翔怒容的漂亮眼睛中闪过丝凶狠,“因为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幅清高的模样,所以不想让你好过,看到你难过我就开心。这个答案,你满意么?”

孙翔被对方带着刺骨寒意的话语定在原地,他不敢相信——这个带着赤裸裸恶意的答案太过直白,直白到让他一时间难以面对。

感受到孙翔的手劲有所松懈后,顾一一把推开孙翔的手。因为一开始双方都太过用力,他不得不踉跄地后退几步。稳住身形后,顾一眯了眯眼睛,脸上又挂起嘲讽的笑容。

“是!你厉害!那么多大人物都欣赏你,你风光无限,不需要刻意迎合谄媚就能得到许多机会,但你以为你还能这样多久?我今天告诉你,只要你想在这行呆着,迟早有一天你会变得和我一样。你听懂了么,孙翔?你以为你的那点儿骄傲和自尊在这圈子里值多少钱?别他妈天天摆着副看不起别人的模样,早晚有一天你也会为了利益出卖自己的一切!”

“你!”孙翔的胸口快要炸开,他试图去反驳对方,然而,被人羞辱的恼怒和委屈却让他说不出一句话。

那个美丽的男人粗暴地将血淋淋的现实剖开放在他的面前,可此刻他茫然得只想逃避。

 

顾一勾起一边嘴角看了眼一脸惘然的孙翔,然后转过身沉了口气,对着镜子慢条斯理地理好凌乱的衣领,表情平静得仿佛刚才红着眼圈歇斯里地对着孙翔吼叫的不是他一样。

孙翔杵在原地,愣愣地望着镜中衣冠楚楚的顾一,对方的那张脸明艳而动人。

“都是成年人了,现实点儿才有大人的样子。”顾一走到孙翔身边拍了拍他的肩,然后带着畅意的笑容离开了洗手间。

 

而外面卡座里的人揣着各自的心思等了许久也没见孙翔回来。

“不会洗不掉吧……完了完了……”刘小别搂着唐昊的肩惨兮兮地嚎道。

“谁让他最近心情不好呢?”邹远同情地说:“你这是撞枪口了。要是按平时的话,扯扯淡什么的,估计就过去了。这次,我看光气也够他生好几天的。”

“我去!那到时候你们可得救我啊!算了,我还是先看看翔儿那件衣服在哪能搞到吧。”说着,刘小别拿起手机搜了起来。

唐昊看着刘小别摇了摇头:“刘小别,你怎么这么怂啊?平时称自己别哥的那股劲儿呢?”

“说我怂?”刘小别放下手机,给了唐昊肩头一巴掌:“换你来试试?”

唐昊向刘小别抱了抱拳,表示自己敬谢不敏。

张佳乐苏沐橙看着仨人和说相声似的,觉得十分有趣。

叶修坐在原位,时不时回头朝洗手间的方向看一眼。

在不知道他第几次回头时,带着得意笑容的顾一竟从洗手间出来了。

叶修暗道不好。

“顾一也去了洗手间。孙翔和他不会碰到了吧?”他凑到苏沐橙耳边低声说道。

苏沐橙挑了挑眉,“这顾一要是碰上孙翔多半不会那么轻易就过去的。”

 

顾一出来一会儿后,孙翔回来了。

叶修和苏沐橙看走过来的孙翔表情不太对,想着心里那点猜测怕不是被印证了。

孙翔走到卡座边上,沉默着捞起搭在沙发上的外套,然后环视了圈坐着的所有人,说:“我有点儿不舒服,就先回去了,你们好好玩。”

还没等坐着的人反应过来,孙翔就转身离开了。

“这……什么意思啊?”刘小别看了眼其他人,犹豫地开口问:“他……这是生气还是没生气啊?”

回过神的苏沐橙瞟了眼孙翔之前坐的地方,然后迅速伸出手拿过对方忘在桌子上的手机,将它塞进叶修的手里。

叶修一脸莫名,不知道苏沐橙是什么意思。

苏沐橙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叶修——真没想到他这哥哥这么不开窍。

她靠近叶修几分,小声道:“孙翔手机落这儿了,好机会,快去追。”说完又向上推了推叶修的胳膊。

叶修被她弄得不得不站起身来,而他也确实有些不放心孙翔,想了想最后还是出了卡座。

“抱歉,我出去一下,如果我没回来的话就不用等我了,你们好好玩啊。”

临走前叶修给苏沐橙使了个眼色,她了然地比了个“OK”的手势,表示一切交给她来善后没问题。

剩下几个人还没从孙翔匆忙的道别中缓过神,又被叶修的离开弄得有点懵。

苏沐橙打着圆场,笑得纯良:“叶修哥给我说他是去看看孙翔生没生气。他俩没那么熟,就算孙翔生气也不好给他摆脸色不是?”

邹远和唐昊点点头,觉得苏沐橙说得有道理。

而另一边的张佳乐却看着叶修离开的方向若有所思。

“哎!你们看没看到他那衣服上还有没有红印儿?”刘小别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提高音量问道。

“他走的太急,没看清……”邹远摇了摇脑袋。

“怎么这么闹心啊!”刘小别烦躁地揉了揉他做了好久的头发,“我还是看看能不能给他找到件儿新的吧!”





*我觉得美好的友情就像七期这四个一样,各自了解并尊重对方的底线,会用最恰当的方式关心对方,即使有矛盾却也能相互理解,有了裂痕就马上去修补

*人理想地活着没什么不好

*王杰希和喻文州出现的时候就离叶翔在一起不远了🤷🏻‍♀️

评论 ( 18 )
热度 ( 107 )

© Quinn Ch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