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inn Cho

在谄媚的世界中做一个骄傲的人。

不知道在写什么玩意儿

纯扯淡,没内容。

吐槽不成功的产物也不好笑。

一篇垃圾文字。

我其实本来想写篇太宰治的有些严肃认真心理活动鬼知道怎么前面敦部分的剧情写着写着就跑偏了呢= =

最后索性就全改成这种不三不四的东西了。

所以想写深沉的东西的时候不要去听欢快的歌!一定不要!答应我好么!

太宰那篇的会是正常的。

=========================

1. 我的同事总想撮合我和我老师怎么办?在线等,有点急。

中岛敦深知太宰治的恶劣程度。

从中岛敦进入武装侦探社跟在太宰治屁股后面的那天开始,每天一通甚至更多来自太宰治或是求救或是包含着一些毫无意义废话的电话仿佛成了一日三餐般规律地存在于他的日常生活。而三餐不论好坏都能果腹,但太宰治的电话大概就像阑尾一样存在意义不明但那就在那里,不离不弃。

可怕的是中岛敦明知道太宰治坑自己的几率大过天却也无法拒绝去救太宰治。

更可怕的是不知从何时开始中岛敦接过太宰治的电话以后办公室里的同事们总是嚷嚷着“太宰治和中岛敦又虐狗啦”之类的话,仿佛这种模式成为了太敦两人秀恩爱的方式。

而中岛敦总是表示不是很理解你们城里的人的逻辑,我们明明纯洁到不行好么,你们是得带着多厚的滤镜才能看出有爱啊。

“所以你们到底为什么会这样想我和太宰先生啊?”,有一天中岛敦接完太宰治的求救电话后实在忍不住向与谢野晶子问出了这个问题。

“因为敦君你不管太宰说什么都会去救他啊。”

中岛敦有些胃疼。与谢野医生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法反驳。

“可是谁会真的喜欢上一个以坑你为日常乐趣的人啊?”中岛敦皱着眉头有些不甘心地反问道。

“那如果他聪明绝顶,有着无可挑剔的脸完美的身高和无敌大长腿,拥有着逆天的异能,时不时会变身霸道总裁和小可爱呢?”

……

中岛敦脑海里浮现出太宰治那张脸沉默了下。

不不不不总之重点不在这啊,中岛敦内心咆哮。

“可是我是直的啊。”

“哦?如果敦君有一点点喜欢太宰的话那你一辈子都不能吃茶泡饭。你敢这么发誓么?”

……

中岛敦觉得自己还是弯了好。




2. 我会告诉你我内心其实悲伤逆流成河? 

对于除了中岛敦外的武装侦探社的众位来说不在办公室出现才是太宰治的常态。

所以想当然今天太宰治也和往常一样并没有出现在侦探社。

虽然太宰治坑中岛敦如完成日常打卡一般(最近在他的努力下他也能稍微坑一下太宰先生了),但他不得不承认他现在充满了不安----他并不是对于太宰治消失这件事感到不安,而是一整天都没收到太宰治的求救电话这件事让他感到违和。

最后中岛敦犹豫了下,还是把内心的想法告诉了隔壁桌的国木田独步。

万万没想到听完中岛敦的阐述,国木田独步气到手一抖用手里的钢笔把本子划了个口子。

“秀恩爱的给我滚出去!”

中岛敦表示我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想笑。

谁秀恩爱了啊!【摔

而站在不远处的谷崎直美泡完咖啡路过中岛敦身边时幽幽地来了句:“如果这都不算爱?”

中岛敦忍住白眼翻到天际的冲动。

以调侃自家同事为乐趣的盆友不是好司机。

殊不知众同事已经在心中默默为中岛敦点了一排蜡烛。

敦君不知不觉中你已经被太宰调教到这种地步了么?



 

3. 妈妈怎么办反差萌好可怕。

下班时天还没黑。

在武装侦探社楼下的咖啡厅门口和同事们一一道别后,中岛敦和泉镜花慢慢地往住处的方向走去。走在路上的中岛敦面无表情一言不发,只是看着路尽头的天空。

“和敦的眼睛一样呢”,中岛敦身边的少女突然出声:“天空和敦眼睛的颜色一样呢。”即将落山的太阳像是温柔的少女般带着份羞涩躲在云层中,而它又像是技术精湛的画匠般将包裹着它的柔软云朵镀上层次分明的金色与橘色,发散开来的红光将整片天染成紫色,越往近处颜色越深。

被声音打破安静的中岛敦停下脚步,抬起头看了看头顶紫罗兰色的那片天空。

深深吸了口带着水汽的空气,他扭过头弯着眼睛和嘴角:“镜花今天你可能得一个人回家了,我有些事情需要解决。”

听完中岛敦的话少女眼中满是了然,点了点头小心嘱咐中岛敦。

 

“和太宰先生一起过夜的话要小心人♂身♂安全哦。”

 

远去的中岛敦的背影一个踉跄。


后文请走:还是不知道在写什么玩意

评论 ( 10 )
热度 ( 27 )

© Quinn Ch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