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inn Cho

在谄媚的世界中做一个骄傲的人。

还是不知道在写什么玩意儿

纯扯淡,没内容。

吐槽不成功的产物,也不怎么好笑。

还是垃圾一篇。

我的良心在召唤我至少得把中岛敦的部分更完。

等等我还有良心?

我为我的错字和病句感到抱歉。

嗯我保证太宰治那篇我写的时候一定不听欢快的歌曲。

哎等下那篇写不写还是回事呢。

总之9号之前是不会写啦hhh。

前文请戳: 不知道在写什么玩意

================================

4. 论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病人的自我修养
认真讲中岛敦有点嫌弃自己这样担心太宰治。
实际上他是有些不甘心自己还会去担心这个以卖队友为己任的前辈,自己怎么现在就堕落成这幅德行了呢?
但他就是控制不住他自己啊。
理智告诉他太宰治没事的几率就像他和芥川龙之介一见面就互怼的几率一样高,但感性上他就是无法抑制对太宰治处境的消极猜想。
他是真的害怕太宰治像往常一样入水自尽但不想向自己求救然后就自杀成功了。他也无法不去想也许一向人模狗样的太宰治现在已经在横滨某栋能看到独特景致的高楼大厦楼下化作了一滩血肉模糊的不明物。
想到也许以后都见不到太宰治,中岛敦打了个哆嗦。
到不是说他的人生中不能没有太宰治,只能说太宰治如果真的不在了他心里由太宰治占据的那部分大概是没办法由别人来填补的。而这个洞一直留着的话,他的心就像会漏气的气球,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被填满的。



5. 说我Gay里Gay气的人最后都成了爸爸
脑子乱糟糟的中岛敦如往常般一一走过了横滨太宰治玩消失时经常造访的地方,太宰治的影子没见到,倒是让他想起了不少他与太宰治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
......
不他还是懒得说,毕竟太宰治自杀的脚印遍布了整个横滨,而太宰治去过哪他就去过哪,这要挨个说起来在找到太宰治之前他大概就寿终就寝了。
总之简单讲就是这个城市的各个角落都充满了他和太宰治一起的各种记忆。
虽然大部分都是自己为了救他最后累成狗而当事人却像个大爷一般一脸欣慰满足的看着自己鞠躬尽瘁。
老人与狗的片场在隔壁好么。
而中岛敦始终也无法理解太宰治这么遛他的乐趣究竟在哪。

所以无论走到这个城市的哪里你都能想到的那个人不见了,慌张是理所应当的吧?
可这件事的本质是什么呢?

路过河边的中岛敦脑海里突然浮现出办公室里两位两眼放光的年轻女性一脸奸笑地说着“这就是爱”的场景,他俨然想尝试下太宰先生向来赞不绝口的入水式自杀。

对于这个无力反驳的事实我能选择轻易地狗带么?



6. 闭上嘴迈开腿
中岛敦兜兜转转最后还是来到了太宰治的家。
没什么希望地摁了摁门铃后累到虚脱的他靠着门坐到了地上。
小镜花啊人身安全我是注意了可和太宰先生过夜这个事没能实现真是抱歉了。

这会儿大概是凌晨四点钟左右了。
大众交通停运后没有足够资金的中岛·被剥削阶级·敦只能握着自己被给太宰治打电话发短信留言搞到没电的手机迈开双腿寻找那个消失的人了,最后也是徒劳。
蹲在太宰治家门口的他揉着自己酸痛的小腿叹了口气,照这每天登山下河踏平横滨的节奏明年维秘他不开场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放松过后中岛敦抱着双腿看着穿透廊道里的窗户洒在地上的那片洁白月光有点恍惚。他那位黑手党的搭档曾告诫他不要一味沉浸在过去的悲伤中,过去的事情和现在的他没有任何关系。可是他的搭档却没告诉他对于现在的悲伤他该如何处理。
不大概他也不敢告诉芥川龙之介他现在的状态完全是因为他找不到太宰治而大开脑洞后自己把自己吓成这样的。如果得知这个事实那位X天X地的黑手党青年大概会命令他那件神奇的风衣把自己戳成烧净的蜂窝煤。
什么你问为什么是烧净的?因为中岛敦白啊。

7. 我服还不行?
中岛敦自认为自己无愧于太宰治的教导。在太宰治轰炸式自杀的指导下,他的下限早不知道被拉低到何种水准,同时他的心理承受能力也已经高于常人太多了。比如,他很快就接受了自己确实喜欢太宰治的事实。而中岛敦也十分庆幸当初他没轻易发那个与谢野医生口中的毒誓。

所以敢于面对惨淡人生勇于直面淋漓鲜血的我都已经认清事实了,太宰先生你还不出现么?


你再不出现蹲在你家门口的我就快变成卖男孩的小火柴了啊。



8. 该出手时就出手,谁不出手谁是狗
中岛敦是被人揉醒的。
睁开双眼的他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他是谁他在哪,而放在他头顶那只手传来的温度却是他无比熟悉的。

“...太宰先生。”

“敦君,我回来了哟。”

中岛敦站起身一下子扑进太宰治的怀里。
这行为少女就少女吧。
抱自己的人让别人吃狗粮去吧。

“欢迎回来。”


-END-

评论 ( 4 )
热度 ( 25 )

© Quinn Ch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