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inn Cho

在谄媚的世界中做一个骄傲的人。

【龙Tory】无端

#睡前产物,用手机码的,写的乱七八糟的
#随便写写大家也随便看看吧,想说的都在这里了
#说好的不对龙特下手,坚持了这么多年竟让我今天给破了






1.
李胜利最先从崔钟训那里听说自己的绯闻的。

2.
李胜利下午一直呆在公司里和同事们策划与回归相关的事宜。在会议途中瞄了眼手机,看到崔钟训几分钟前给他发了Kakao消息,刚想划开手机回复他,没想到对方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原本想要按掉,但看对方这短信电话连番轰炸的架势,怕他是真的有什么急事,于是李胜利扫了眼会议室里的人,然后摇了摇手机,示意自己要接个电话。
接通了电话后,他快步走出了会议室。
“什么事?开会呢。”
“给你报喜呢,”电话那边的崔钟训语气吊儿郎当的,“你知不知道你多了个外貌媲美艺人的女朋友啊?”
“啊?”李胜利一时之间有点摸不清头脑。
“链接发你了自己看吧哈哈哈哈。”崔钟训笑得夸张,“挂了挂了,不打扰你开会了,Fighting!”
对方说挂就挂,没给李胜利一点反应的时间。

他靠着墙确认对方发来的消息,点开了网页链接,屏幕上出现了挂着“独家”前缀的、用简单几个词组概括了自己和一个艺人级美貌的圈外人在恋爱的“新闻”的加粗标题。
李胜利往下翻了翻,除了用文字简单描述自己有个超级美的圈外女友而且很多圈内人都知道这个消息的内容以外,没有任何的图片或视频存在。

李胜利关了网页,给崔钟训回了条“你这么关注我我会以为你暗恋我”,随后按灭了手机屏幕。
他这位朋友,和他同队的哥哥们一样,对自己和权志龙在一起好几年的事实再清楚不过,但总是抱着一种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态,对自己的花边喜闻乐见,无论真假。
他垂下手,对着贴着现代感十足的壁纸的墙壁发了会儿呆,心里不禁感叹道现在报道新闻的成本真是越来越低了,既没有长文字阐述详细事实,也没有偷拍的图片或者视频,就这么短短几句话造了个料出来,也不知这位记者是太小看还是太高看他李胜利了。
啧,真没意思。

3.
李胜利回到会议室后和其他Staff们交换了下意见就迅速结束了今天的会议。
会议室里的人还没走完,公关部那边的负责人就出现在了门口。
李胜利悠悠地从椅子上起身,对着朝着他走过来的公关部负责人倾身问了个好。
对方回以问候后开门见山:“今日有关于胜利xi的那个绯闻想必你已经知道了吧?”
李胜利瞟了眼脸上露出迷茫神色的经纪人,点了点头。
“其实我们这边也是来问个事实,以及你本人的态度,这样我们也好给出媒体回应。”
李胜利勾了勾嘴角,笑得有些讽刺。
“我这位貌美如花的女朋友的确不存在。不过,也不需要回应什么。”
公关部的人也算是了解李胜利的脾气,只是为保无错再次确认了遍:“真的不需要给予否认么?”
李胜利这次是真的笑得灿烂。
“嗯,放着吧。”

4.
没有谁喜欢自己被无端扣上一顶不属于自己的帽子,更何况有时候甚至不是帽子,而是屎盆子。
要放在出道的前几个年头,李胜利势必会争取澄清所有不实的新闻与传闻。
而现在的李胜利,经历过被媒体与大众攻击过的李胜利却选择放弃。
——就像你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一般,你也无法说服一个打心眼里不相信你的人。更何况,怀疑的种子一旦在心中落下,便会迅速地生根发芽,难以拔除。
而解释,在主观的质疑面前就是最苍白无力的东西。

有时候,成长是一件很残忍的事情,它逼着你认清现实,想方设法地磨平你的棱角,让你带着不甘屈服。
曾经的他试图争取过所有人的信任,但在发现自己的努力辩解不过是徒劳之后便逐渐放弃了这种无谓的挣扎。
他渐渐明白,他能够做的不过是冷静地接受带着怀疑的审视甚至是恶意的抨击,同时感谢相信自己的人。
毕竟,信任自己的人,无需太多解释也始终会相信他。只要还有人相信他,哪怕只是小部分,就够了。

人还是得学着让自己活得轻松一些不是么?

5.
“看来是有人想在你回归之前给你使个绊子啊。”公关部的人离开之后,经纪人开口说道。
虽然他还不知道新闻里写了什么,但根据他的经验也能推测出个大概。
李胜利撇了撇嘴,不置可否。

这种事情在这个鱼龙混杂的圈子里并不少见。明里暗里使绊子这种事原因也多的很,有时候是嫉妒你眼红你,有时候就纯粹看你不爽见不得你好。
在这样一个环境里呆上十几年也就见怪不怪了。
“要真的是这样,那这次怕不能如对方所愿了。”李胜利浏览着自己ins新增加的各种语言的评论,“我的粉丝们还挺高兴的,都说很乐意看到我有女朋友的事,有的还替我庆祝呢。”他兴奋地把手机递给经纪人看。
经纪人推开李胜利硬塞给他的手机,然后给他浇了盆冷水。
“你不如想想志龙回来看到这新闻会怎么样吧。”
李胜利拍了拍对方的肩,笑的狡黠:“我自有对策。”

6.
李胜利之前只放了自己在大学路拉面店的照片,没想着透露自己顺带去了趟and.here。
但现在这个情况下,就有了放出照片的必要性
——为了信任他的人,为了真心支持他们两个的人,为了权志龙,即使不由公司作出官方的回应,他自己也需要给出交代。

他挑了几张照片放到了ins上。
和经纪人的合照、华夫饼、摆放粉丝礼物的架子*和留言墙,以及自己和Top哥的大猩猩的合影。
蕴含的信息虽然隐晦,但他相信懂的人不多解释便会懂得。

7.
权志龙有了一个不短的休假,而假期里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拿着被没收的手机搜索一切自己想知道的信息。
在各种消息之中他翻到了有关于胜利的绯闻。
他盯着屏幕皱了皱眉头——他并没有翻到和李胜利澄清绯闻有关的任何文字。

8.
权志龙是个艺术家,生性敏感,且对于感情的不安是根植于他灵魂深处的。
他和李胜利在一起这么多年,因为大大小小的摩擦闹过,再加上两人都是圈内人,流言蜚语也是两人爆发的主要导火索之一。

权志龙无比珍视两人的感情,但越是珍惜他越是容易不安。
他们的感情在当下的社会里是特殊的,是见不得光的,是被世人唾弃的。
内心深处的他蜷缩成一团,颤抖着将两人的感情护在胸口,生怕一个不留神这份感情就会消失不见。
他并非不信任李胜利,只是本能上的不安让一种偏执在他心中落地生根,他只能通过不断地确认与从对方嘴里获得保证来汲取安全感。

可权志龙又比谁都知道李胜利是个懒得解释太多的人。
在从对方那里要不到自己满意的解释时他就会发脾气,李胜利在耐心多次解释后也会不耐烦地觉得他是在无理取闹,两个人也因这点性格与观念上的差异冷战过无数次。
但最终都以一方先服软为结尾。
没办法,谁让他们都很爱对方。

9.
感情是需要经营的,而让步与改变是磨合的基础。知道症结在哪,权志龙也会试着战胜感性,用理智去克制自己的不安。

回家见过父母后,权志龙就和李胜利约在了对方的家里。
李胜利特地为他下厨,整出了一桌子看起来十分丰盛的菜肴。
两人配着红酒聊着天吃着饭,气氛一度十分惬意,以至于使得长时间不喝酒的权志龙迅速沉浸在微醺的状态之中。
他歪着身子软软地靠在自己平放在餐桌上的右臂上,弯着眼睛一言不发地望着对面那个眉飞色舞讲着自己回归打歌时趣事的人,一种难以名状的幸福感在全身蔓延开来。

“哥。”李胜利突然打住了先前的话题。
“干嘛?”权志龙觉得自己现在一定笑得像个傻瓜。
李胜利犹豫了下,脸上的笑意收敛了些:“...哥不需要问我一些什么么?”
权志龙虽然有点醉,但意识是清醒的。
他当然知道李胜利说的是哪件事情。
“什么呀?”他一脸坦诚,语气天真。
“嗯,”李胜利顿了顿,“哥想听的话我可以给哥解释的。”
权志龙看着李胜利眼里闪烁的光芒,伸出手抚上对方比上次见面消瘦太多的脸颊。
“昇炫呀,不用的。”
“哥相信你,所以你也相信哥吧。”

10.
无端风雨而已,又何须解释太多。




*胜利ins发的粉丝礼物陈列架的照片里亮点巨多,而且他放照片的时间真的巨巧

*我为了确认下新闻的时间专门去Naver上找了新闻,然而并没有我想的那么多,只有几条而已,而且内容大同小异(感觉都是跟风),主要是爆独家的那个网站很少进去,而且这个独家新闻啥内容都没有含金量真的很不怎么样,真的没意思【摇手指

评论
热度 ( 34 )

© Quinn Cho | Powered by LOFTER